打造雄安增長極 需尊重經濟規律
來源:[益民基金胡彧] 20170405

 

 中共中央、國務院日前印發通知,決定設立河北雄安新區。這一新區被看作是繼深圳經濟特區和上海浦東新區之后又一具有全國意義的新區,有“千年大計、國家大事”之稱。消息一出,舉世關注。

  雄安新區與當年的深圳特區和浦東新區相比,所處的區域和歷史條件都有很大不同,后兩者的經驗無法簡單復制。如何建設這一新的片區,需要尊重城市建設規律;如何發展這一新的增長極,需要尊重經濟發展規律。

  目前,京津兩地過于“肥胖”,大城市病突出,特別是河北發展與兩地呈現“斷崖式”差距。在京津之間打造新增長極,顯然是一個重要舉措。

  北京的非首都功能亟待疏解。北京市人口已經達到2100多萬,接近20202300萬的人口調控目標,由此帶來交通擁堵、房價高漲、資源超負荷等大城市病,其深層次原因是承載了過多的非首都功能。習近平總書記多次強調,疏解北京非首都功能是推進京津冀協同發展的關鍵環節和重中之重。規劃建設雄安新區是疏解北京非首都功能一個非常重要的組成部分。

  從經濟發展角度來說,將雄安新區打造成北方新發展極具有多重意義。正如京津冀協同發展專家咨詢委員會組長、中國工程院主席團名譽主席徐匡迪院士在接受新華社采訪時所言,發展雄安新區有利于加快補齊區域發展短板,提升河北經濟社會發展質量和水平,培育形成新的區域增長極;有利于調整優化京津冀城市布局和空間結構,拓展區域發展新空間,對于探索人口經濟密集地區優化開發新模式、打造全國創新驅動發展新引擎、加快構建京津冀世界級城市群具有重要意義。

  國家發改委主任何少峰表示,建設雄安新區需要“保持歷史耐心,尊重城市建設規律”。如果從經濟發展角度,不妨套用這句話,總結為“保持歷史耐心,尊重經濟發展規律”。

  從深圳、浦東的歷程來看,兩區域以“開放”為立足之本,因吸收國際經濟資源而實現騰飛。目前,雄安新區規劃范圍涉及河北雄縣、容城、安新3縣及周邊部分區域。為什么選擇在這個地方,是綜合考慮了交通、地質、水文、建設成本等方面因素的——交通便捷、環境優美,現有和已經在規劃多條城際鐵路和高速鐵路,另外,人口密度低、開發程度低,發展空間充裕,如同一張白紙,具備高起點高標準開發建設的基本條件。這些無疑是雄安的優勢,但地處內陸如何更便利地吸收國際經濟資源,無疑是未來需要重點設計的。

  在華北嚴重污染的背景下,發展雄安新區需要嚴格界定經濟與環境的關系。根據中央的規劃,雄安新區要“打造優美生態環境,構建藍綠交織、清新明亮、水城共融的生態城市”。生態之美不僅是城市建設問題,其背后更是經濟發展模式問題。

  此外,還需要充分重視制度軟環境的力量。規范的法治和自由的市場氛圍是軟環境的核心,這種“制度資本”可以帶來經濟成長,這不僅為經濟學研究所證明(如諾獎得主托馬斯·諾斯的研究成果),也為東南沿海的經驗所證明。東北地區與珠三角地區經濟活力的差異,為我們提供了生動的案例。

  • 益民多利
    債券基金
    (560005)
  • 參與分享中國經濟成長與資本的長期穩健增值,通過組合投資,在保證資產安全和流動性的前提下,實現基金資產的長期穩定增值。
  • 了解詳情>
黄色视频应用